關於掃葉



編輯如掃葉。

掃完一頁,還有一頁;掃完一本,又來一本。

 

旋掃旋落,旋落旋掃,一如推著石頭上山的薛西佛斯。

「推」乃存在的證明,薛西佛斯之樂,必得樂在推石頭上山的崎嶇顛簸、使力角度、流汗痠痛種種。過程即是目的,當下方有我在。

 

掃葉也是這樣的吧。葉落無盡時,一天一月一季一年……時時有葉待掃。

編輯必須從掃葉中獲得樂趣,立志葉不遺地,儘可能把每一葉掃得乾乾淨淨。

 

此誠匠人之事。大葉有大葉的掃法,小葉有小葉的掃法;

春晨有春晨的掃法,夏午有夏午的掃法;秋雨有秋雨的掃法,冬晴有冬晴的掃法。

若無有限之心,自有無限之法。

 

於是而知:日日是好日。葉葉起清風。

資深編輯人。

台大歷史研究所肄業,曾任出版社總編輯,二手書店總監,以「編輯」立志,以「書人」立身,現為「掃葉工房」主持人之一,持續實驗網路時代多元出版可能;間亦寫作,筆鋒多情而不失其識見,文章散見兩岸三地網路、報章雜誌。

著有《生涯一蠹魚》、《蠹魚頭的舊書店地圖》、《天上大風》等。

誰在掃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