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

後來

泛黃的從前引入蒼茫煙水之中。

璀璨的如今棲息在秀樹枝上。

風過處雲散月明,秀樹的倒影在從前的清流中浮出後來的序曲。

文學正是這樣世代相傳,連綿不絕,

只求交會的剎那間互放的一星領悟,一縷關愛,一串叮嚀。

──董橋

 

二零一九年七月卅夜題在潘敦新書《後來》扉頁上

中國白話散文,起於五四,長於感性而短於知性,一直要到二次大戰後,方始漸漸揉合文白,在傳統與現代之間取得平衡。自此人才輩出,蔚為大觀。董橋散文有情有識,說理含蓄而筆鋒多情,大可一口吸盡西江水,小可納須彌於芥子,遂自成一家之文,至有「你一定要看董橋」之說。

 

潘敦是董迷,為了董橋而寫作,一心一意想寫得像董橋。他寫文人筆墨,寫古董收藏,寫中西美食,寫經營畫廊的人情與樂趣,本自一格,卻死命追摹董文,並以此為樂。「學我者生,似我者死」,此書前董橋小引:「文學正是這樣一代傳給下一代,連綿不絕,只求交會的剎那間互放的一星領悟,一縷關愛,一串叮嚀。」云云,當可視為一種印可:此學董而非似董者也。——快來讀潘敦!

NT$460.00價格
版本